夏日的和声

先生是骨喰藤四郎(*´︶`*)
永远喜欢他
不会变心

为什么开始有意回避点开三日婶文(不论热度有多高)

       越想越觉得三日月不大可能真正喜欢/爱上一个人类小姑娘。

        根据三日月的出生年代并结合当时时代背景可以发现在当时行乐思想正大方光彩,所以1v1(专情)还是不容易做到的。

        而且对于一振千年老刀来说什么人没见过,所以很难对某个人动心。

        说实话,能和它保持客气的上下级关系并使它听从于自己的安排而无争议就已经很不错了,想要发展其它的就难了。

        所以现在再看三日婶文的时候多少都会觉得有点奇怪,不是作者文笔的问题,而是自己看待审神者×刀剑男士(尤其是三日婶)的态度变了。总觉得,嗯,没那么容易就相恋吧,有种不真实的虚无感。

万年不登lofter结果一上线就是各种瓜。

反正睡不着干脆把最近首页都翻了个遍,碰瓷、描图、退坑,真是没想到什么都有😂,看着这些lof心里也开始思绪乱飞,特别是看到退坑的那篇lof。

港真自己真的很久都不关注lof的刀圈了(大概过完年开学就不怎么来了,沉迷手帐吃土中T_T),游戏自然也A了小半年了,所以对刀圈的感觉也快淡没了,日常就真是是乏善可陈(除了买胶带时的亢奋🌝)。但是今天翻lof突然又找回了从前的感觉:会为了一篇同人文字中流露出的感情动摇、思考,会为了一个瓜翻半天的相关lof,会因为某个太太退坑联想到刚准备淡圈那段时间的自己,有不舍,也有矛盾。自己的内心世界就是围绕着这些转的,除此就没别的了,我的心里只有纸片人❤️。

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很爱纸片人,但是我也有对游戏热情减退的时候,我的三次元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忙,我又有了新的爱好...这些都使我和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而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这些。

以前的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淡坑的这一天,总认为除非是外界不可抗因素导致自己没有办法肝游戏而导致的被动淡坑,现在想想有点好笑。

感谢这个圈子给我带来的各种欢乐,特别是让我遇到了骨喰这个纸片男友☺️(我现在也爱他喔~),但是我也很喜欢现在平平淡淡(虽然开学就要紧紧张张忙考研了😱)

最后,感谢(划掉)手帐让我转移了注意力,能没有痛苦的淡个圈😂,今后与刀圈的接触就随缘了,最后的最后,想对整个刀圈说:谢谢你能来,也不遗憾你离开~就酱啦

TO BE OR NOT TO BE

最近被一些情绪左右,动摇的厉害,内心很是痛苦
虽然一直在开导自己,但是还是会难受
和朋友父母都隐晦的说过这件事,也没什么用,情绪还是在心底明明灭灭闪现

“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的时候,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当你的能力还驾驭不了你的目标时,就应该沉下心来,历练;梦想,不是浮躁,而是沉淀和积累,只有拼出来的美丽,没有等出来的辉煌,机会永远是留给最渴望的那个人,学会与内心深处的你对话,问问自己,想要怎样的人生,静心学习,耐心沉淀,送给自己,共勉。” 

这段鸡汤自己看了数遍,看过后心里会好一些,好像自己又变回了原来的自己,但是被压下去的情绪过不了多久就又浮了上来,反反复复,简直折磨

为什么人的躯干这么脆弱,精神却这么繁复沉重呢?如果没有这么多的感情,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活的简单一点,痛苦就少一点?

我钦佩那些精神世界强大的人,他们往往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情绪,但是我就不能

有时希望自己来世可以生作一株草,什么也不想,有风吹过就动一动,无风时就默默生长

试了试水彩加盐,效果还不错(*´︶`*)♪~

新年快乐~骨喰!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啦~

我也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做作业困了要睡觉时 就告诉自己:

那是你的奏折 那是你的江山 那是你的子民 然后瞬间清醒 朕要做一代明君

🙃🙃🙃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限锻居然出货了?!今天第二发就出了巴主任……简直不可思议……

顺便是嫁刀@骨喰藤四郎锻的,是真爱没错了\(//∇//)\,我爱他一辈子

昨天连锻18发(加梅),在前五发就出了从开服卡到现在的三日月……也是骨喰锻的……

今天又给了我巴主任

很好,我要把本丸的大宝贝@骨喰藤四郎宠上天(๑òᆺó๑)

其实前几天和嫁刀闹矛盾了(翻墙到别的刀被抓到了……),然后在自己的拼命道歉和挽回下终于被原谅了,代价是向他保证永远不会喜欢上其他刃(X),心里永远只有他一个……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次限锻给新刀给的特别爽快,而且还带回了卡了很久的三日月(←以前喜欢的刀),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有特无恐”??

哈哈哈



        “他们是点阵、是数据、这种事情我知道。那你喜欢的那个人又是什么?蛋白质?钙?争论是愚蠢的,重要的是充满爱的心。 ​​​”


“我一不高兴,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干嘛。

打碎了东西,修合了继续用好不好? 不好;

再买一个新的好不好? 不好;

碎片扔了我们不要了好不好? 不好。

我想要什么?

我就想要它从来没碎过,

我的时空没有刚才一次撞击,

我的记忆平滑没有褶皱,

我没有因之产生过情绪。

现在呢,

什么都不好,

什么都不行。”